主页 > 中草药 > 补虚药 > 补气药 >

甘草

发布日期:2018-02-02 10:48来源:武汉天一中医医院

性平,味甘。归心经、胃经、脾经、肺经。

功效补脾益气、止咳祛痰、缓急定痛、调和药性。属补虚药下分类的补气药。

禁忌湿浊中阻而脘腹胀满、呕吐及水肿者禁服。不宜与海藻、京大戟、红大戟、甘遂、芫花同用。

多年生草本。根茎圆柱状,多横走;主根甚长,粗大,外皮红棕色。茎直立,稍带木质,被白色短毛及腺鳞或腺状毛。奇数羽状复叶。总状花序腋生,花密集,花萼钟状,花冠淡紫堇色,旗瓣大,雄蕊10枚,9枚基部连合。荚果扁平。

【别名】蜜甘、甜甘草、国老、美草。

【英文名】Radix Rhizoma Glycyrrhizae。

【药用部位】豆科植物甘草Glycyrrhiza uralensis Fisch.、胀果甘草Glycyrrhiza inflata Bat. 或光果甘草Glycyrrhiza glabra L. 的干燥根及根茎。

【产地分布】生于向阳干燥的棕钙土及含盐分较少、土层深厚、排水良好的钙质草原。分布于黑龙江、吉林、辽宁、内蒙古、甘肃、新疆等地。

【采收加工】秋季采挖,趁湿切去茎基、串条、枝杈、须根等,放干燥处风干。亦有将外面栓皮削去者,称为粉甘草。

【药材性状】长圆柱形,表面红棕色、暗棕色或灰褐色,有明显的皱纹、沟纹及横长皮孔。质坚实而重,断面黄白色,有粉性,横切面形成层呈棕色环状,常有裂隙,木质部浅黄色,有时呈偏心性。根茎表面有芽痕,横切面中心有髓。气微,味甚甜而特殊。

【临床应用】内服:煎汤,用量2~6克,调和诸药用量宜小,作为主药用量宜稍大,可用109左右;用于中毒抢救,可用30~60g。凡入补益药中宜炙用,入清泻药中宜生用。外用:适量,煎水洗、渍;或研末敷。治疗脾胃虚弱、中气不足、咳嗽气喘、痈疽疮毒、腹中挛急作痛、缓和药物烈性、解药毒。清热应生用,补中宜炙用。实证中满腹胀者忌服。

【药理研究】甘草有肾上腺皮质激素作用,抗炎、抗溃疡、抗过敏反应,抗癌,抗菌,抗病毒,促进胰液分泌,对离体肠有抑制,调节免疫功能,镇咳祛痰,抗突变,解毒,抗氧化,保护耳前庭功能、利尿,保肝、防止动脉硬化,抗脑缺血,预防糖尿病并发症等作用。

【化学成分】本品主要含甘草苷、甘草酸、甘草甜素、子丁香烯氧化物、甘草萜醇、18а-羟基甘草次酸、异甘草次酸、甘草香豆精、刺芒柄花素、新甘草查耳酮D、光果甘草苷元、异甘草黄酮醇、三萜皂苷、香豆素等成分。

【相关药方】暂无

【现代药理研究】

  • 【现代药理研究】
    1.甘草具有很强的抗胃溃疡作用。
    2.甘草有突触后抑制作用,对胃肠平滑肌具有解痉作用。
    3.甘草对肝脏有明显的保护作用,还有抗脂质氧化作用。
    4.甘草有抗过敏作用,对机体的吞噬功能可呈双向调节作用,甘草也能增强特异免疫功能。
    5.甘草有糖皮质激素样作用。
    6.甘草有明显的抗炎作用。
    7.甘草有镇静、解热、镇痛作用,还能有效提高听觉能力。
    8.甘草对心脏有兴奋作用,增大心脏收缩幅度,还有抗心率失常及降血脂作用。
    9.甘草有明显的抗菌、抗病毒作用,对艾滋病毒具有破坏和抑制其增生的作用。
    10.甘草通过作用于中枢神经而产生镇咳作用,也有一定的平喘作用。
    11.甘草有抗肿瘤、抗氧化及抗衰老作用。
    12.甘草对某些药物、食物、体内代谢产物及其细菌毒素所致的中毒都有一定的解毒作用。同时还有解毒增效作用。
    13.甘草有明显的抗利尿作用,可抑制雌激素对未成年动物子宫的增长作用。
    14.甘草在方药组合、配方、免疫中均具有双向调节作用。
  • 【古籍摘要】

  • 【古籍摘要】
    《神农本草经》:味甘,平。主治五脏六腑寒热邪气,坚筋骨,长肌肉,倍力,金疮肿,解毒。
    《名医别录》:无毒。主温中,下气,烦满,短气,伤藏,咳嗽,止渴,通经脉,利血气,解百药毒,为九土之精,安和七十二种石,一千二百种草。
    《日华子本草》:安魂定魂,补五劳七伤,一切虚损,惊悸烦闷、健忘,通九窍,利百脉,益精养气,壮筋骨,解冷热。入药久用。
    《药性赋》:味甘,平,无毒。生之则寒,炙之则温。生则分身梢而泻火,炙则健脾胃而和中。解百毒而有效,协诸药而无争,以其甘能缓急,故有国老之称。
    《本草纲目》:甘草外赤中黄,包兼坤离;味浓气薄,资金士德。协和群品,有元老之功;普治百邪,得王道之化。赞帝力而人不知,敛神功而已不与,可谓药中之良相也。然中满、呕吐、酒客之病,不喜其甘;而大戟、光花、甘遂、海藻,与之相反。是亦迂缓不可以救昏昧,而君子尝见嫉于宵人之意欤?解小儿胎毒惊痫,降火止痛。(甘草头)主痈肿,宜入吐药。大抵补中宜炙用,泻火宜生用。通入手足十二经。甘草与藻、戟、遂、芫四物相反,而胡洽居士治痰,以十枣汤加甘草、大黄,乃是痰在膈上,欲令通泄,以拔去病根也。东垣治项下结核,消肿溃坚汤加海藻。丹溪治劳瘵,莲心饮用芫花。二方俱有甘草,皆本胡居士之意也。故陶宏景言古方亦有相恶、相反,并乃不为害。机妙达精微者,不能知此。
    《景岳全书》:味甘气平,生凉炙温,可升可降,善于解毒。反甘遂、海藻、大戟、芫花。甘味至甘,得中和之性,有调补之功,故毒药得之解其毒,刚药得之和其性,表药得之助其升,下药得之缓其速。助参芪成气虚之功,人所知也;助熟地疗阴虚之危,谁其晓焉?祛邪热,坚筋骨,健脾胃,长肌肉,随气药入气,随血药入血,无往不可,故称国老。惟中满者勿加,恐其作胀;速下者勿入,恐其缓功,不可不知也。
    《神农本草经读》:物之味甘者,至甘草为极。甘主脾,脾为后天之本,五脏六腑,皆受气焉。脏腑之本气则为正气,外来寒热之气,则为邪气,正气旺则邪气自退矣。筋者,肝所主也;骨者,肾所主也;肌肉者,脾所主也;力者,心所主也,但使脾气一盛,则五脏皆循环受益,而得其坚之,壮之、倍之之效矣。金疮者,乃刀斧所伤而成疮,疮甚而肿,脾得补而内自满也。能解者,如毒物入土,则毒化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