娱乐频道
娱乐频道
娱乐婚恋 明星势力 明星代言 明星粉丝团 明星生活照 娱乐活动 明星匹配 娱乐潜规则

闫妮:空政话剧团是明星团 人人怕掉队

导读:正在加载中...'本网卫视1月29日《名人面对面》,以下为文字实录:闫妮:您好。许戈辉:您好,您好。你自己开车来的吗,居然。闫妮:对啊,对啊。许戈辉:...
'正在加载中...'

凤凰卫视1月29日《名人面对面》,以下为文字实录:

闫妮:您好。

许戈辉:您好,您好。你自己开车来的吗,居然。

闫妮:对啊,对啊。

许戈辉:你现在还敢自己开车呐,不是说你一直是不认识路吗。你现在这个,比如说上一些节目什么的接受采访,这个衣服是自己选还是有专门的服装师帮你选呢?

闫妮:这衣服反正是我自己买的。

许戈辉:很好啊,他们为什么以前的那些采访中,总说什么又迷糊啊,又不会搭配衣服啊,我觉得这都是你放的烟雾弹。

闫妮:那倒不是,原来确实不行,现在确实行,现在我买回来的衣服给他们看,他们说他们也吓一跳,说我的品位高的都让他们吓一跟头。

许戈辉:真的,我觉得原来你太谦虚了,现在你也太不谦虚了吧。

闫妮:不是,我也觉得,我说怎么回事,我的品位提高得这么快。

许戈辉:那怎么就提高了呢?

闫妮:我也不知道,因为可能以前确实没有这方面,以前不太注意,现在就是翻翻杂志,有时候旁边的人也跟你说说什么的。

许戈辉:有意地开始学习了。

闫妮:对,还有其实就是,其实我们小的时候,原来等于当兵的时候,那个时候确实也没钱,我记得我说,我在军艺上学的时候,一个月给25块钱,那就只能是穿军装,其实都没有钱买衣服,那个时候所以也就,因为我说我回去,我记得我过年回去,我妈把我那军装泡了三盆黑水,三大盆。

许戈辉:那你自己也不洗衣服啊?

闫妮:因为好像那个时候,其实在学校那个时候军艺就每天得穿军装,而且其实你就是有时候洗了你也没得穿了。

解说:2006年一部《武林外传》让名不见经传的空政话剧团演员闫妮,一跃步入了“中国著名演员”的行列。三年后,她又在张艺谋的电影《三枪拍案惊奇》中担纲女主角,以“谋女郎”的身份杀入大荧幕,如今又是三年过去了,2012年春节,在尔东升导演的贺岁喜剧《大魔术师》中,闫妮又与两位影帝梁朝伟、刘青云合作了一把。

许戈辉:你们这一次的《大魔术师》,尔东升导演说,闫妮是给他的一个巨大惊喜,和香港导演合作,你有什么样的体会呢?

闫妮:我就说,我说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,我觉得他挺帅的,我就说哎呀,导演你长得真的挺帅的。然后我就说,还有就是我觉得他说话什么都很儒雅的。

许戈辉:对。

闫妮:其实一到剧组他很凶的,你知道吗,我刚一到剧组,我们的化妆师什么的就过来跟我说,说闫妮我不能随便来给你补妆的,导演会骂的,我说哦,我说我知道、知道。然后我说用了四个形容词,我说是一种团结、紧张、严肃、活泼,我说在他的剧组里面,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是非常严谨的,他要这个道具就得到,要那个就是,他就是所有的一切他都非常严格。

许戈辉:说一不二的,是吧?

闫妮:对。

许戈辉:那你知道,其实你不是他最初的心里的人选吗?

闫妮:这次我才知道,我以前也不知道,我以前以为我就是他的唯一呢。后来他说我以前也有考虑过谁,我觉得这都非常正常,这个都是非常正常的。

许戈辉:如果你要是在开拍之前知道这一点的话,你心里会有压力吗?

闫妮:我没有,我不会有压力,反正现在是我的就行了,我觉得不会有,对我来说有任何压力。

电影《大魔术师》制作特辑

闫妮:你们都干吗呢,没大没小的,全都给我站到后面去,蜜糖。

尔东升:踩定,叫的时候在这边,你也很开心,好不好。

闫妮:他这个转出来应该是个,“什么玩意儿”应该是这样,还是“啊”就叫起来了?

尔东升:蓝宝石啊。观众一看到她一出场就会笑,所以这个是没有办法去,你去分析也没有用,你不可能去问每一个观众,为什么看到她就会笑,就是看到她就会笑,她是一个“笑弹”我觉得。

刘青云:这个闫妮就比较开怀一点。

梁朝伟:我觉得她好玩,很可爱,很好笑。

秦沛:冷面笑匠。

吴刚:我觉得朋友之间有两点,第一是相互欣赏,第二是相互的信任。

周迅:闫妮很可爱,那这次相处,我们相处也很好,在她表演的时候,在下面看的时候,都会有一些出人意料的惊喜,如果有一天我去演喜剧的话,我一定会请教她。

许戈辉:其实现在说起来有好多人觉得说,比如说搞艺术的,更多的应该是一种天赋,不是从学校里学出来的,你自己的体会呢?

闫妮:我一直觉得我说,我没有什么艺术的天赋,因为我就说,首先我父母不是做这一行的,我没有一个艺术的这种熏陶,或者我从小也没有学过音乐,比如说钢琴什么的,学过跳舞,就是对这方面没有什么太多的接触,我说我甚至可能在16岁之前,我都没有说过普通话,都说西安话。

许戈辉:真的,那你们上课呢,用什么?

闫妮:因为我小的时候住的那个地方,我们那个地方就是说西安话,你要说普通话,人家还说哎呀你这个人还醋溜呢,反正就是那个意思。

许戈辉:还挺酸的那意思是吧。

闫妮:对,我到了高中时候就换了学校,那个学校都说普通话,所以我那个时候比如说我要考电影学院,或者考兰战的时候,我是很,就是说,就是很浓的陕西普通话那样的。

许戈辉:如果你要是既没有这个艺术家庭的背景,没有生活在这种氛围中,为什么敢去考和想去考呢?

闫妮:我觉得我们那个时代反正就是好像,其实还是为了一个,就是说为了一个前途,我觉得是那个比较主要的。因为那个时候我不但考电影学院,我还考过幼师。那个时候就是说大家有,就是说考上大学就是一个出路嘛。

许戈辉:所以遍地播种,哪一朵花开了就算哪一朵是吧?

闫妮:对对对,就是这样的。

解说:闫妮走上演艺之路要从高二说起,那年北京电影学院到西安招生,闫妮报了名,并且一路闯入三试,虽然最终遗憾落榜,但表演的种子却从此扎入了她的心底。高中毕业后闫妮考入陕西财经学院,学了两年企业管理,1990年兰州军区政治部战斗话剧团来西安招生,这一次闫妮轻松考中,随后她被送到解放军艺术学院学习表演。

许戈辉:那个时候在学校,你觉得是一段什么样的日子,是特快乐,还是说也挺为前途发愁的,什么样子的?

闫妮:就是一开始挺快乐的,因为我也很想到北京来上学,那个时候我就说,到了北京,哎呀我们都还说,就是我们西安的楼,我记得都不能特别高,高过城墙嘛。说你看人家北京的楼有多高怎么怎么的,看着那个就是说特别高兴,我记得我的老师,当时他说,他在窗口看他的学生都长什么样,他说推开窗户看一下这些学生,他说妈哎,我的学生长的一个一个太像洋芋蛋了,你知道吗,因为我们都是从兰州来的,就觉得挺土的嘛。然后我们就说跟我们老师说,说我们有一天要洋芋开花赛牡丹,说希望我们能比牡丹还好,然后就说,这样说的。

许戈辉:那你在那个时候有显露出特别的,比如说喜剧表演才华吗?

闫妮:那个时候也没有,就等于说去年,去年的时候,我给我们兰战的团长打电话,因为他有一个采访要到西安去采访我,我说赵团长,他说闫大腕,我说你还挺时髦的,你还闫大腕我说,他说,哎呀,你也就是运气好一点,他说其实。

许戈辉:他为什么这么说呢?

闫妮:他就这么说,其实我也是这么觉得的,其实我在我们班也不是说条件很好的,那天我们团长也在那儿说,然后我们班同学使劲拽他,说人家从北京来的,你别这样说,你就说她条件好,老在旁边拽他。他说,哎呀他就是说,其实我从各方面条件来说,也不是说最好的,或者怎么样,我们班有比我条件好的,像海玲什么那帮人,他们条件都比我好,从表演上来讲,他反正觉得我是运气比较好。

(下节预告)

闫妮:他说,哎呀,闫妮啊,你看你什么时候能出来,我说我不出来,就是因为你们把我叫闫大腕,你知道吗,我说你们以后就把我叫闫大腕。

许戈辉:那到了那个张艺谋的《三枪拍案惊奇》,那个时候是你自己毛遂自荐的,还是这个机会又降临到你的头上了?